生活旅遊
2017-01-24-星期二
 
 








世局雖如晦 台灣魅力依舊在 ─尹啟銘
 

初中之時就讀台南市中(現今大成國中),每週週會之末,校長謝新周先生都會問台下的小朋友:天下誰最可靠?等待小朋友們大聲回答「自己!」之後,老校長就會滿意的微笑走下台。

「靠自己」的信念來自於何處?來自於自信心!當別人唱衰我們的時候,絕對不應該跟著唱衰自己。

EIU的報導值得商榷

英國經濟學人資訊社(EIU)於11月19日刊載<尋找外國投資者(In search of foreign investors)>的報導,指出馬總統在今年的國慶演說中宣示將降低外國投資障礙列為優先的政策,但是雖然台灣有具吸引力的法治與經商環境,最近幾年外國直接投資(FDI)的成長已是遲滯不前。2006年FDI流入存量(指FDI流入台灣的累積)502億美元,至2011年僅增至562億美元,相對於FDI流出存量(我國赴海外投資的累積)是小巫見大巫,2011年台灣 FDI流出存量達2,130億美元,明顯比5年前的1,200億美元高出許多。

但事實上台灣在FDI流出存量和FDI流入存量的表現是不是真的不好,我們可以拿台灣和韓國作個比較(台灣許多人喜歡拿韓國和台灣作比較)。

由於馬總統是在2008年開始執政,因此以下採用2007年(而不是2006年)的統計和2011年的數字作分析。先看FDI流入存量,依據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的統計,2007年至2011年,台灣FDI流入存量從486.4億美元增加至561.5億美元,增加75.1億美元,成長15.4%;韓國FDI流入存量則是從1,219.6億美元增至1,317.1億美元,增加97.5億美元,成長8.0%,顯示出台灣的FDI流入存量成長高於韓國。

至於FDI流出存量,2007年至2011年,台灣FDI流出存量從1,511.6億美元增為2,130.6億美元,增加619.0億美元,成長41.0 %;反觀韓國,同期間FDI流出存量則從747.8億美元增至1,593.4億美元,增加845.6億美元,成長113.1%,遠高於台灣的FDI流出存量增長幅度。

EIU拿FDI流入存量和FDI流出存量來作為評論基礎,一方面想要指出台灣在吸引FDI流入方面表現不好,另方面則想要指出台灣拼命對外投資、資金外流,可是在和韓國的比較之下,台灣在FDI流入存量的成長優於韓國,在FDI流出存量的增長方面,台灣則遠低於韓國,顯示出EIU拿FDI流入存量和FDI流出存量的變化來評論馬總統的政策是值得商榷的。

不只要看數字,還要看內容
 
最近國內還有一些媒體及評論者拿UNCTAD的統計,指出台灣去(2011)年FDI流入金額為負19.6億美元,在全球排名倒數第二,只贏安哥拉,連北韓都不如,其實這些批評都只看到表面,沒有看到裡面。FDI的類別主要有三種,一類是跨國的併購(M&A),其次是新興的投資案(Greenfield Investment),第三類是對於既有企業的後續投資(如現金增資、盈餘轉增資等,又稱為Brownfield Investment)。對於被投資的地主國而言,一般影響較大的應是新興投資案,因為可以創造新的生產能量、新增加附加價值、新增就業機會;至於跨國併購對地主國的影響在某些方面可能是負面的,例如併購後的組織重整可能造成裁員。

如果拿UNCTAD2008~2011年的FDI流入來分析,可以看出,台灣FDI流入金額的減少,主要是來自於跨國M&A的降低,在新增投資方面則都維持穩定的情形,2010年甚至有大幅度的成長,顯示出對台灣直接有利的新增投資流入並未如整體FDI流入數字的減少,批評「未見外資來台直接投資」的人其實是只看到了表面的數字,結論就產生了錯誤。
表2 台灣之外國直接投資流入中,併購與新興投資情形

不必唱衰台灣

或許自2008年全球經濟海嘯之後,全球經濟景氣低迷,台灣經濟跟著浮沈,外電或外國雜誌一有任何有關台灣負面的報導,國內就急著加以擴大,也不先研究其內容之實際狀況。其實,過去4年,從外人的角度,在世界各項重要評比,例如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世界競爭力、世界銀行經商容易度、傳統基金會(HF)經濟自由度、富比士最適經商國家、列格坦研究中心全球繁榮指數、卡托機構(CATO)世界經濟自由度等,台灣都有長足的進步,台灣的魅力仍舊在增加之中,國人不必唱衰自己!2012/12/8【本文作者現為經建會主委】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