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12-13-星期三
 




「公平正義」衍生的荒謬決策
 
自從前財政部長劉憶如以伸張社會「公平正義」之名,大無畏的推行其母,同為前財政部長,郭婉容施行未果的證所稅後,再加上適時存在的歐債危機、美國財政懸崖等國際因素,台灣股市總值蒸發了近三兆新台幣。以馬政府的無感施政為例,光靠揮舞著「公平正義」的大旗以做其政策靠山,就有如摸黑走夜路,邊吹口哨邊壯膽般的不靠譜。其實,在台灣這個資本主義的小島上,太過於實施類似左傾、排富的條款,中低階層收入戶非但得不到任何實質利益,更造成其痛苦指數的攀升。台灣還有一個更光怪陸離的現象是: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就乾脆進研究所繼續深造。結果是,未來會有更多無力改變社會現狀,又大呼「公平正義」何在的失意學者。

前些時候,才公開評斷馬總統的歷史定位為「無能」的監察院院長王建煊一直是我國代表公平正義的佼佼者。他在擔任財政部長之時開放新民營銀行。在審核第一批19家銀行申請之後;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除了4件之外,其他則全數通過。在與記者的訪談中,王前部長當時的解釋是:假如只核准少數幾家的話,其股票將大幅度上漲,投資者會因此獲取暴利。為了防範少數即得利益者,他明知有幾家實力較為薄弱,但也勉強通過。雖然未點名是那幾家,他也良心的呼籲存戶要謹慎,因為這些銀行將會有存活上的疑慮。結果,幾乎近半數新銀行因營運不善,而轉手股權。其中更有掏空自家銀行,如王又曾、王玉雲流。當然,台灣的政府是不可能讓存款戶血本無歸,因而竭盡所能的接收這些爛攤子。可是,政府的金援不也是直接或間接來自納稅人嗎?如果不是王院長的清廉形象是無庸置疑的;同時,他把責任推給金融改革小組的學者與專家們。我們當然希望這些小組委員的智慧與人格是經得起考驗的。但是,身為拍板者的王前部長,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出此因小失大的荒謬決策。是他心中所認為的「公平正義」在作祟嗎?

政府以「公平正義」為出發點,干預公司行為而使投資者遭受到嚴重損失的事件也層出不窮。其中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是國巨股份有限公司的私有化,讀者如果不知道國巨公司,它除了是國內最大的被動元件製造廠之外,董事長陳泰銘與香港女星關之琳之間的花邊新聞也被媒體炒作的沸沸揚揚。陳泰銘結合美國知名私募基金KKR準備以每股16.1元向旗下12.8萬名小股東收購國巨公司上市的全部股權後,將國巨公司私有化。可是,經濟部、金管會與投審會認為此舉不足以保障小股東們的權益,而駁回申請。新聞曝光後,國巨公司的股票即開始在市場上無量下跌。爾後,再加上國內外的經濟環境因素,此股票最低曾來到腰斬又打折的7.26元。如此的「公平正義」竟然使股東權益蒙受到更大的損失。難道,台灣的經濟部、金管會或投審會不了解股市生態嗎?真差一點沒以為政府的金管機構與禿鷹集團是同夥的?

說實在的,我國的政務或事務高層不可能從長期公職或教職的歷練中學習或理解到公平與正義的真諦。尤其是那些具有法學背景的政治人物,深具只認立場不辦是非的思想與道德標準。又有誰聽過有志青年是以為國民伸張「公平正義」而投身公務體系,檢警單位則另當別論。試問此等公僕有能力去編織一套「公平正義」的政策嗎?如果,我們的政府官員再無知的爛用連半吊子都談不上的「公平正義」來制定政策,而造成國家、企業或國民經濟上的損失,應與擾亂國家金融秩序等罪。


朱逢華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化學工程博士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