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8-17-星期四
 







對余克禮談「中華民國」 ─陳茂雄
 

一般人認為中國對台灣的態度由強硬轉向懷柔,以籠絡的策略拉攏台灣人,這種說法並不正確。非政治性交流方面北京政權的確祭出籠絡手段,可是在政治議題方面他們的態度比以前蠻橫。在「台北會談」上,中國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儘管說是來從事善意交流,可是在致詞時態度很強硬,一開場,就批評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期去中國化,造成兩岸對立的惡劣後果。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也毫不客氣的反台獨,重申一中原則,這些中國人算是「侵門踏戶」。

中國人在台灣出現囂張的面目,主要的原因是馬政權在中國人的面前矮了半截,讓中國人認為台北政權只是他們的兒皇帝,在二00八年以前從未發生這種荒謬的鏡頭。

余克禮在九0年代就來過台灣,在任何場所只是宣傳兩岸人民「血濃於水」的統戰伎倆,他也公開表示早期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對不起台灣人,就是不談國家定位問題,馬政權上台之後,在政治立場方面他們反而更強硬。

余克禮第一次來台灣時,應中山大學中山所之邀,赴該所參訪,並辦了一場座談會,妙的是他們廣邀全國媒體採訪,就是沒有通知校內人士參加,事前筆者並不知道有那一場座談會,當天下午一點多,有記者告知筆者下午兩點中山所舉辦座談會,因而排開其他事情,趕在下午二時以前到達會場。那年代中國官員在台灣參加座談會是相當新鮮的事,所以兩點不到,會場就擠滿媒體記者。

下午二時,媒體記者及中山所師生已擠滿會場,該來的人也都來了,可是讓大家感到納悶的就是座談會一直不開鑼。到了兩點四十分時,中山所所長姜新立才悄悄到筆者身旁小聲的要求筆者不要讓客人難堪,筆者才恍然大悟,就是有筆者在,座談會才不能按時開場。目前的台灣,談「獨立」是公開的,主張「統一」的人反而潛入地下;可是在九0年代正好相反,公開談「獨立」的人相當少,筆者是中山大學第一個公開主張「台獨」的教授,主辦單位擔心筆者與余克禮當場出現衝突。

筆者答應中山所所長會保持紳士的風度,絕不會有辛辣的言論,可是他還是擔心讓媒體採訪到統獨論戰,因而對媒體清場,等全體媒體記者離開會場後,座談會才開鑼,這是相當荒謬的事,當天座談會的主要目標是讓媒體報導,最後卻對媒體記者清場。

剛開始余克禮只談些兩岸人民「血濃於水」的統戰八股,後來中山所教授楊日旭質問余克禮說,台灣問題屬中國的內政,為何北京政權將這一項業務併在外交單位,余克禮回應這是他們的疏失。由他們的對話,筆者再也不能保持沈默。

下述是筆者發言的簡要:筆者要求余克禮不要談「血濃於水」的荒謬論述,準備對台灣動武的政權,怎麼會與台灣人「血濃於水」?就連中國國民黨政權來台灣時,也一樣壓迫台灣人,沒有將台灣人當作自己的同胞。筆者也請中共不要說台北政府分裂中國,「中華民國」成立於一九一二年,連毛澤東都當過「中華民國」的國民,是中國共產黨於一九四九年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於「中華民國」之外,分裂中國的是中國共產黨,與台灣人無關。

讓筆者感到意外的是在發言之後,掌聲如雷,歷久不衰,除了余克禮、姜新立、楊日旭外,中山所全體師生幾乎都鼓掌。當年中山所被認為是「統派」的巢穴,事實上或許多數人不支持「台獨」,但認同「中華民國」,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台灣,這一點值得台派人士參考。

「中華民國」是一個奇妙的名詞,獨派人士平時切割它,可是遇到中國人時,卻拿它當武器;中國國民黨告訴台灣人說要捍衛「中華民國」,可是遇到中國人時卻立刻拋棄它。這個奇妙的名詞扮演獨派人士的武器,中國國民黨的工具。2012/12/17【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