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3-29-星期三
◎Super ELANTR │
 
 







台灣菸酒工會呼籲 菸稅納入長照宜三思
 
(記者黃秀麗臺北報導)台灣菸酒公司工會全國聯合會,24日針對這次菸稅納入長照財源,表達以下幾點意見:

壹、 菸品稅捐不宜作為長照財源
 近年來,每有重大政策計畫推行,菸品稅捐總會被提出作為政策財源的可能選項。近期政府重大政策如長期照護,亦以菸品稅捐為主要財源,從一開始採保險制,納入菸品健康福利捐,到新政府上台後則改採稅收制,並以菸稅作為「指定稅源」,每包菸調漲20元菸稅。不禁令人質疑,菸品產業是否就是政府需要大筆資金時,總被犧牲的冤大頭?而政府鼓勵戒菸卻又以菸品稅捐作為財源,菸稅提高必定降低吸菸人口,減少相關稅收,並非穩定之稅收來源,學者專家多有評論:菸稅不宜作為需要長期穩定財務挹注長照政策的財源選項。

貳、 長照服務法修法直接決定金額架空財委會、明顯違背程序正義
 菸稅金額應由財政部主管之菸酒稅法所規範,在立法院應由財政委員會進行審查,但目前行政院所提出的長照服務法修正草案中,第15條直接寫明菸稅、遺贈稅應徵稅額,且一讀時交由衛環委員會單獨審查。如此勢必讓財政委員會只能依照長照服務法之內容「背書」。此一可能架空財政委員會職權的作法,明顯違背了程序正義與法制精神。建議長照法中只能明列財務來源﹐金額的決定應由財政委員會審查菸酒稅法時決定。程序已先不正義﹐與政府推動轉型正義的精神背道而馳。

參、 長照所需經費﹐菸稅究能挹助多少﹐如何計算﹐政府交代不清
 根據行政院、財政部以及衛福部釋出的資料,菸稅調漲20元後,預估將可增加約225億之稅收,使長照整體之財源將達到466億,而衛福部次長呂寶靜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面對委員質詢時,亦坦承未來四年,依照長照現行規劃之規模,每年所需之預算未達400億,另,從審議之紀錄來看,外界也無從得知調漲的計算基準、依據,僅知根據財政、衛福二部所計算出之結果,漲20元菸稅,可增225億菸稅收入,並損失67億菸捐收入,這種計算就如同菸捐流向的不透明,政府一再以這種手法針對特定族群、特定產業進行決策,將使國民及產業難以信服。

肆、 菸品稅捐大幅調漲將導致走私菸品大幅成長、減損國庫稅收
 依照過去國內外經驗顯示,菸品稅捐大幅調整時,便會導致私劣菸品激增,2009年菸捐調整10元,當年度財政部公布的的私菸查緝量由其前一年度之445萬包增至1027萬包,成長率超過一倍。2013年,衛福部提出菸捐調漲20元、菸稅調漲5元的議案時,查獲量甚至達到2129萬包。此次菸稅調漲方案一出,查獲量從去年同期的21萬包爆增至237萬包,超過10倍的增幅。非法業者看準民眾因預期心理轉而購買價格低廉的走私菸,便大量走私以從中獲取暴利,而由合法業者以及國庫承擔營業額及稅收上的損失,還有人民的健康與健保的支出。

伍、 行政體系決議菸稅調漲過程中,從未徵詢相關產業,評估及緩和其對產業帶來的衝擊
 從行政、立法協調會到菸品稅捐評估會議,政府為了調漲菸品稅捐召開了各式各樣的會議,邀集各類部會,卻獨缺菸品產業從業人員、基層零售商、勞工、消費者。他們對於國家將制訂衝擊其生計之政策,應有發聲的權利,但在整個政策制定過程中,卻從未被徵詢意見。行政機關如此獨斷獨行的方式,菸品及其相關產業的權益完全遭到漠視,實在令人扼腕。

陸、 過度提高菸稅將損害勞工、經濟弱勢等低所得族群權益,造成所得逆分配
 當政府大漲菸稅,菸價將隨之上升,首當其衝的大多為勞工、經濟弱勢階層,他們工時長、壓力大、吸菸比率高,但所得也相對的低,政府從這些所得較低的族群徵大量的菸稅,加重他們經濟負擔,導致低所得族群在生活上更加困難,造成所得逆分配的現象,身為勞工代表的我們,更無法坐視不管。

柒、 建議召開公聽會或聽證會,以廣納各方意見並重新對菸稅納入長照財源以及漲幅進行評估
 綜合以上的論述,菸稅不是穩定的稅收,並不適合需要長期穩定財源之長期照護政策,也沒有充分徵詢相關產業的意見,且於長照法制定應徵稅額時,架空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職權的作法是程序上的嚴重瑕疵,更遑論貿然、恣意地大幅調整菸品稅捐將會造成走私菸品氾濫、圖利非法業者並嚴重損害勞工權益,因此,我們建議在現階段仍可挽回時,應召開公聽會,以進行全盤檢討、評估菸稅納入長照財源之合理性,評估後若仍需以菸稅作為財源,亦應從調漲的幅度、期程、配套等多方面思考﹐以減少對合法產業及勞工權益之衝擊。否則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做法﹐無異一場「橫柴入灶」的政策豪賭。輸得恐怕是國家的制度、國庫的稅收、健保的支出、人民的健康與勞工的權益。(自立晚報2016/10/24)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