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3-23-星期四
◎Super ELANTR │
 
 







保德信:2011中國經濟轉型期 投資思維大轉彎
 
【記者柯安聰台北報導】2010年,可說是中國經濟充滿變化且戲劇性的一年。政府從全力刺激復甦,轉向打壓房價、調控物價;人行從傾向極寬鬆的貨幣政策,轉向加快調升存準率與存放款利率的腳步;人民幣匯價從緊釘美元,轉而恢復浮動匯率機制。這一切的改變,對於正面臨經濟發展模式轉折點的中國來說,是風險,也是機會;隨著十二五計劃即將在2011年正式展開,預期中國經濟將正式邁入改革開放以來最關鍵的轉型期。

保德信大中華基金經理人楊佳升表示,受到壓抑房市投機風氣、嚴控銀行放貸品質、淘汰落後產能、收緊貨幣供給等宏觀調控措施的影響,中國景氣與股市今年略顯降溫,不過中國成長的故事其實從未停歇,在GDP穩定增長、出口貿易回溫、基礎建設暢旺、民生消費活絡等利多題材支撐之下,即便消息面與政策面紛擾不斷導致陸股短線走勢震盪,但中長線仍可偏多看待。  

楊佳升指出,中國發展模式即將面臨轉變,估計經濟高速成長期也將進入尾聲,特別是眾所矚目的「十二五計劃」公佈後,被視為推進中國第2次轉型的關鍵,其基本思維是把中國的經濟結構由生產主導轉向消費主導,長期目標是使民生消費成為拉動經濟的主要力量,內容則以產業升級、均衡區域發展、調整所得分配為主要方向。無庸置疑地,中國現正處於關鍵性的轉捩點,由於人民幣緩步升值、基本薪資調漲皆為政策引導的長期趨勢,搭配人均所得在突破3000美元後將以更陡峭的斜率上揚,整體內需市場的爆發力將令人驚艷。

中國目前的人口結構已與過去大不相同,佔比最高的年齡層集中在35~44歲的中產階級和20~24歲一胎化政策下的「80後」兩大族群,前者傳統的消費主力,後者的特色是敢於花錢、樂在消費、重視享樂,同樣有助於消費增長。楊佳升指出,中國在經歷1960~1970嬰兒潮以及其後1987~1996第一波消費潮後,已於1981~1993再次發生新一輪的嬰兒潮,換言之,自2008年起,中國將享有長達10年的消費高峰期。

此外,2009年中國人均所得約3734美元,IMF預估2015年將超過7000美元關卡,從歷史經驗發現,當人均所得達到7000美元後的10年,該國經濟結構往往出現重大轉變;舉例來說,1969年後的日本或1988年後的南韓,均出現經濟成長率顯著放緩、所得與消費佔GDP比重上升等情況。

楊佳升推估此種轉變也將在中國上演,尤其是政府擴大內需目標不變的前提下,預計官方將持續透過提高基本工資、保險及稅制制度改革與提供保障性住房等方式,拉動消費動能進一步提升,輔以薪資調升及財富累積引發的所得重分配效應,皆有助於中國由「世界工廠」邁向「世界市場」。

曾經風行一時的雁行理論(the flying-geese model),常被用來解釋戰後亞洲國家的經濟發展型態與產業結構變遷,也就是以日本為雁頭,以及其後亞洲四小龍(南韓、台灣、香港、新加坡)與四小虎(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等國,在1980與1990年代不斷複製日本經驗的過程。

楊佳升認為,雁行理論也適用於正在崛起中的中國,中國式的雁行梯隊已在國內各區域間形成,預估在四縱四橫高鐵網、西部大開發與城鄉戶口二元化改革等重大政策施行後,中國將在10年內完成全國性的現代城鎮化。受到政府積極開發中西部地區的影響,四川、華北等地的內陸城市有機會在未來展現與東部沿海地帶相仿的繁榮盛況,再加上鐵路、公路等重大建設陸續完工後,全國完整的交通網與運輸線將正式成型,可望促進人流、物流、資訊流更有效率的進行。

目前市場關注焦點仍在通膨議題,中國通膨日漸升溫的原因,除了來自於供給緊繃推升食品價格之外,特定產品的囤貨行為與全球寬鬆的貨幣環境亦發揮相當的影響力,再加上預期心理的推波助瀾,均導致物價壓力驟增。有鑑於此,人行年初以來已5度上調存款準備金率至18.5%,並在金融海嘯後首度升息1碼,然而,中國1年期的存款利率現為2.5%,仍不及CPI的增幅,顯示中國尚未脫離負實質利率的環境,預期此情形將促使政府繼續收縮資金的舉措,成為大中華股市投資的潛在風險。

楊佳升建議,基於現階段中國通膨尚處於初升段,只要CPI年增率並未失控飆高至7~8%以上,即便升息利空引發暫時性的震盪修正,建議仍可以短空長多角度解讀。短期內,中國仍須面對「通貨膨脹升溫」與「房地產價格飆升」兩大挑戰,而受惠於十二五規劃方案的產業將最有表現機會,如新能源、環保、高端設備、精密材料、IT資訊、旅遊觀光等等,至於外部環境的最大風險,則須留意美國、日本量化寬鬆加碼所引發的流動性過剩問題。(自立電子報2010/12/06)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