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7-24-星期一
 







活佛法師蹲冤獄多年 曝深圳公安刑訊如演諜戰片
【自立晚報台北報導】活佛法師蹲冤獄多年,曝深圳公安刑訊如演諜戰片。2016年註定是中國司法制度改革不平凡的一年。就在歲末的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莊嚴落槌,對已在21年前被執行死刑的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從而成為2016年最受熱捧的“十大案件”之首。近幾年發生在中國的湖北佘祥林案,河南趙作海案,內蒙古呼格案及河北聶樹斌案等冤假錯案都深刻警示著中国“以偵查為中心”的刑事審訊制度所帶來的慘痛教訓。

呼格和聶樹斌早已被執行死刑,人們無從瞭解他們遭受過什麼磨難,而僥倖活下來的佘祥林、趙作海們,則無一例外地講述了他們曾遭刑訊逼供的經歷。“同是天涯苦命人”,2016年,法名为蔣貢康的活佛(俗名王華清)和釋慧善比丘尼(出家前俗名是:郝南妮)以司法公證和視頻錄影的方式,又一次披露了2001年他們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迫害而編造出的所謂“義雲高詐騙案”中遭受深圳公安刑訊逼供的非人待遇的事實真相,令人觸目驚心猶如演繹《諜戰片》,而現實總是比電影更離奇,比幻想更出乎意料。

2003年剛第一次出獄的蔣貢康活佛(見圖),躲到了泰國。他面對鏡頭悲苦交加的說:“看我還是不說假話,(深圳公安人員)就把我倒吊起來灌辣椒水,當辣痛到鼻孔、眼睛、喉腔,不但痛而且無法出氣,直到心肝,板命、疼痛無比到昏迷。接著又用水潑醒,又用一種藥水針打在我肚子上,肚痛難忍、八苦交加、從麻木昏昏沉沉心脹沒有知覺,再用水把我潑醒。昏昏沉沉黑屋不知多少天,昏迷痛苦無法說。昏迷中,倆人要我蓋手印,我說我沒有說、我不蓋手印。“你前幾天說的”一人把我手拉蓋手印,我無力反抗,他們又要我簽字,說簽了字就放我了,我想手印都蓋了,只好簽了字,他們出門哈哈大笑。

蔣貢康活佛指出,最為可惡的是公安給我一種白顏色的藥丸,說是給我治病,吃了以後,心理產生奇異現象,頭腦不聽使喚,公安要講什麼,指揮著講,你就會順著他的意思做,他說你罵佛,就會罵佛,這實在是罪業。各種疼痛心臟病、高血壓病犯了,醒來時在醫療室。自從打了那種針後每天拉肚最少七八次,身無力氣爬去拉肚,這是什麼滋味,八個多月的時間呀!八個月兇殘無人性的公安折磨,不配合他們說假話,還指使死牢犯人折磨,比起密勒日巴在山洞修苦行只不過沒有吃的,可我受的苦,各種殘忍刑折磨皮肉精神,水也沒有吃的,比起來,不知要甚過多少倍。”

郝南妮同樣遭受了公安人員的刑訊逼供,她在證詞中寫道:“這一回對我的審訊更加厲害,更加頻繁,時間更長,……這使我整個人身體無法支持而昏倒。面對他們的輪翻不停的審訊、逼迫,看到他們不停在吸煙、喝飲料,跑洗手間、吃夜宵,休息換班,他們不給我任何吃的喝的。……後來,他們自己編造很多假供詞、假證據,叫我簽字,我沒有辦法在上面簽字!他們就一直使用饑餓、不准睡覺、不准上洗手間來折磨我。

郝南妮表示,公安辦案人員企圖更多地從精神上摧垮我。就這樣,我就是堅持不肯說假話,一如既往地堅持說真話,說事實,講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慈悲偉大與善良。公安人員就更加變本加厲地來迫害我,總是使用長時間審訊,輪番不停地逼供、恐嚇、詐騙、辱駡、禁止我上洗手間,結果沒辦法,有一次只有拉在褲子裡,公安人員還哄堂大笑,說「你看你像不像動物?連豬狗都不如!這就是你不配合的下場!」我要求換衣服他們也不准。那沒有盡頭的威逼、圍攻、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實在是無法忍受。”

這不是“諜戰片”,而是2001年深圳公安人員在審理所謂“義雲高詐騙案”的“同案犯”的蔣貢康,郝南妮時所採取的刑訊逼供手段。不禁會問: 蔣貢康,郝南妮何許人? 深圳公安要他們說什麼假話?“義雲高詐騙案”究竟是什麼案件?

據境外媒體披露,義雲高就是2010年世界和平獎最高榮譽獎得主,世界佛教最高領袖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被百多位佛教各派法王仁波切認證前的名字,而當年所謂的「義雲高詐騙案」其真相是時任國家安全部原副部長的牛某為報復第三世多杰羌佛,與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大老虎”周永康、廣東省政法委原書記,公安廳原廳長陳紹基聯手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編造出的假案。周永康和當時的成都市長李春城分別在迫害文上簽字,為此,廣東公安不僅發佈過「義雲高詐騙案」的《通緝令》,還上報由國家報國際刑警。雖然國際刑警根據中國的要求於2004年底也發出《紅色通緝令》,但很快就發現案件疑點而重新立案,展開了為期三年多的詳細調查。國際刑警最後確定這是迫害誣陷“義雲高”的假案。同時中國有關部門也於2008年6月11日主動打報告請求國際刑警撤銷通緝。

事實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年時就已向全世界宣佈「終生不收任何人供養」,幾十年來,祂拒收別人供養千萬、上億資產的實例數不勝數,而且,在二○一五年三月「紐約春季拍賣會」上,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不到兩個小時創作的《墨荷》,只一張畫就以一六五○萬美金拍賣價奪冠,遠遠超越了此次春拍會古今大家的畫價,這樣一個有著巨大財富成就的偉人會去詐人錢財嗎?

由於第三世多杰羌佛本來就是無比崇高聖潔之人,自然不會有任何污點,但廣東深圳公安部門又必須執行“大老虎”周永康和大貪官陳紹基下達的陷害指令,也就自然要編造假證據栽贓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自然要採取刑訊逼供非法手段逼迫蔣貢康活佛,郝南妮在誣陷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教是騙子邪教等假證據上簽字畫押。

儘管證據是假的,是深圳公安機關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手段捏造的,但蒋贡康在泰国第二次被抓回,蔣貢康、郝南妮依然被當地法院以莫须有的“私藏大量军火罪”罪,而不是公开报道的所谓“诈骗”罪,分別被判處一年半和四年半有期徒刑。

為了澄清事實真相,2016年5月4日郝南妮再次在美國以司法公證的形式提供了一份證詞,指證2001年期間深圳公安人員為了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種種軟硬兼施的手段,或訛詐或威脅、或苦刑,逼迫郝南妮配合公安把莫須有罪名栽贓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的事實經過。蔣貢康活佛也于2016年9月作了類似舉證。即便是公安偵查材料和地方媒體報導“義雲高案”中所提到的整個案件中的兩個所謂“受騙人”劉娟女士和港商劉百行,也早已通過美國領事館和新聞媒體公開聲明,他們沒有受騙,公開證明第三世多杰羌佛無私偉大。

郝南妮在另一份證明中還披露了公安造假證據的過程:“這時就留下一個公安人員來安慰我說:你只要在這些材料上簽字,就沒你的事了,你就可以出去了。我拿過來一看,這些根本不是我說的,我更沒有做過這些,完全是他們自己編出來的一些東西,他們寫的假的記錄上說那些“犯罪”都是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指使我做的。我嚇呆了,我說:這些都是假的、沒有的事,我怎麼能配合?!那個公安說:“沒有?那是過去沒有嘛,你今天簽字了,就有了嘛。古代沒有飛機原子彈,現在不是有了嗎?你只要簽字就行了。”這是憑空捏造,我和師父根本沒有做這些事啊!所以我就不簽,不答應配合他們。他們於是開始刑訊逼供,用各種酷刑,軟硬兼施來迫害我。”

郝南妮還進一步指證當時的辦案人員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原住處搜走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多年心血創作的畫作共計700余幅,按現在價值估算有400億人民幣,因為這些畫作當年就是她負責保管的。

大量鐵的事實證明,被海內外共同矚目的所謂“義雲高詐騙案”,可以說是上一世紀中國最大假案,因為這是被國際刑警組織否定的,中國“大老虎”周永康陷害最聖潔之人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案件。案件橫跨15年之久至今還沒有得到公正解決,而如蔣貢康、郝南妮被刑訊逼供,屈打成招的十多個“案中案”同樣等待司法機關還其公道。無數目光期待著中國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能落到實處,而真正守住公平正義的底線。

蔣貢康2016年的錄像 goo.gl/2YFs2C
蔣貢康和多杰洛桑講述深圳公安酷刑逼迫連結 goo.gl/bpwmXF
(自立晚報2017/4/2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