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20-星期二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勝義火供大法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 坐化圓寂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見圖)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

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

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

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 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缽,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依據法義,缽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缽中,魔冤妄圖逃出缽外,用盡全力將缽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缽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缽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缽「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缽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缽翻轉,缽下、缽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19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

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自立晚報2018/9/2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